首頁>惠中部落格

【惠中部落格】

 
文字大小:+-

2014/05/05 AM 12:00

潤生
 文/石德華

LINE出現一樹枝黑花燦的緋紅櫻,紅豔豔的被窗框得剛剛好全滿,就在惠中寺一大面向街的明窗外。
下頭聊天寫著:「我們家的櫻花。」之後她遇到人就興高采烈補強:「你有看到我LINE給你的櫻花嗎?不是哪個名勝的,是我、們、家的。」
我是這樣被覺居法師引起興趣的。
所以,那一日陪她上廣播節目弘法,我開車繞遠,特地載她經過春日小葉欖仁細細碎碎翠著綠著的麻園頭溪邊,導覽說著:你看一路從枯枝到點翠到滿樹綠的幼細的髮……她正低頭滑手機看資料,忙得一直沒抬頭,車行不止,我繼續說這兒水文極美,各色鳥兒都友好,彼此間也很愛恨情仇,她拿出待會兒上電台要用的稿子,在預習了,車轉彎往三民西路直駛,我好像還多說了什麼,後座的師姐好心應了一句:「老師,你真的──很浪漫!」快到了,她理衣襟收稿子放手機還看了一下表,吼,時間掐好的,不會讓我們遲到啦法師,可是,那個看見窗外春天,被櫻紅暈染笑靨的,不是你嗎?
想起剛剛約她三點半出發,她行色匆匆三點十五分才趕回寺,我可以預見,待會兒上廣播結束,她八成又得立馬趕赴下一樁事,這一向就是我對她的熟悉不是嗎?她的行程通常是這一件正ING,下一件已經就緒在等待,而她總是集宇宙之全力投注在眼前之一瞬去完成當下事,起步,再往下一樁。
就這二年,明明辦完迎佛牙舍利、佛陀巡境、兩岸文化遺產節、三萬人禪淨法會等等大型活動,且中小型活動不計其數了,但我還是會看見活動前布置場地,身為住持的她親自在幫忙直線對桌椅,會看見法會開始前,她一人在廣場走右走左目測壇場物件擺設的角度,我也看過無數次她站在接待櫃檯親自接電話,當然,很多人來到惠中寺都要找她訴心事求開解,隔壁水果行老闆娘那天來找她,直接就說是來拿「藥」,拿一帖佛法的藥。
太多事要她去做。她曾敘述有一對兒女都在國外的老夫婦,生了病就是八十幾歲的在照顧七十幾歲的,「可是」,她唏噓著說,「我難有辦法去陪伴每一位老人家呢。」
那滿枝櫻紅,絕對是潑飛綻亮在這事與那事之間的一個剛好,被她一抬眼驚豔撞見,立即低頭迅速滑手機,傳送,在她褐黃衣角飄動揚起的剎那,然後,她已經走進下一件事。
也或許,她本性是照見櫻紅那一瞬,但人生不就是這樣嗎?走著走著,風景及路況都大不同了,一路成就了許多事,就是沒留一處讓本性安頓舒展的空間,頂多只能讓它在山壁巖間迅速一抹光影掠閃。
不見得那段路那片坡就是陡轉的關鍵,但十多年前那件事,一定有分量。那一年,九二一大地震。
當時她是草屯禪淨中心的住持,草屯,近震央。她天天帶著大家深入餘震不歇的危險地區救災,眾生受苦的臉歷歷,生死如此臨身迫目。每天晚膳時間,來支援的依空法師總要一一細睇救災回來的他們的臉,因為明天出發,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他們。
這場大地震刷新台灣人的天災經驗,也確定了一位年輕住持與眾生之間今生的位置,她不只身處眾生之中,她一定要供給眾生實質而有力的幫助。
弘法、禪修、慈善、公益、人間佛法的實踐之外,她明白人文柔而緩的巨大力量,推動惠中寺成為文化、教育、藝術多元的文教中心,在惠中寺社大開文學課,盡己之力是我的本分,但我同時也知道,如果學生剩二個她也會支持我開班,如果只剩一個,她會自己來報名。
這法師是夢想家兼實行者。
願與力交相乘,三年後,一幢人間性非常強的新惠中寺將在新址應願誕生,內有可容二千人的大殿、一千五百人的國際會議廳、優質的表演場所,以及穿透性極強的樓頂戶外禪堂,除了弘揚人間佛教,這兒更精確的定位是全台中市民的惠中寺,台中國際化,惠中寺同步,全寺資源由市民共享。覺居法師規畫寺院會種四季不同的花樹,供市民在花下泡茶聊天,她說來到惠中寺,因著不同的四季風貌,花下的人們也許會有不同的對話。
那麼,細密交織許多人最美好的世間記憶,位於城市都心的舊惠中寺會如何?在事與事之間奔波,身為住持,她真的非常忙碌,但她沒忘記她說過的。她無法陪伴每一位老者,所以舊惠中寺將成立一所老人日託中心。
寺門第一次不寧靜,最近有人在惠中寺生事,住持為此三天三夜不成眠。「居士是疾何所因起?……從痴有愛,則我病生。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眾生得不病者,則我病滅。」去電台那天回程,我向她請益《維摩詰經》一句為什麼菩薩為眾生要入生死?她回我無情是最高境,但為眾生,得留愛潤生。我懂,修行在人間,在人間就還是得有些痴有些愛,帶著眾生的病一起修行。這次換我LINE她,要做更大的事,得應更多的變。
窗外緋櫻已落,葉影參差,參政治一如參禪,法師,為眾生,是夢想家兼實行者,仍可以拈花微笑。•

《返回上頁》

留下想說的話 0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