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惠中部落格

【惠中部落格】

 

2012/10/11

師徒下

我讓那個春日黃昏的偶然一瞥常放在心頭,他收洗畫具不快速但很熟練,就著那一窗漾著光的新綠…… 協會帶起良性的發酵 二○一一年夏天,蔡啟海從彰化和美仁愛學校退休,來到台中愛心學園當志工,愛心學園特地提供場地讓他教畫。二樓左邊第一間教室,就是他每星期四下午的教畫空間,他主動提供畫筆、顏料、畫板、畫紙等作畫材料。 不久,每星期二,他去到潭子的田心香草花園,同樣從事對身心障礙者提供的藝術療癒,然後,又多了伊甸基金會的據點,最近,每星期一,在台中文創園區的求是書院,也可以免費跟著他學畫,「據點多一些,可以讓行動不方便的人就近選擇。」蔡啟海這樣說。 二○一二年八月這場《關懷生命、美化心靈》畫展,清楚看得出「台灣畫話協會」一路茁壯的履跡,協會帶起家長的參與感與凝聚力,一次一次作品的呈現,也讓這些身心障礙孩子的能力真正被肯定。 小孩到畫室,總是父母固定相送甚或相陪,有了作畫的共同話題,交集不至空洞僵化,加深了親子間彼此理解的程度,而協會更常常帶著學員全家一起參與社會活 動,所以蔡啟海老師欣慰的說:「能不能創作出作品並不是第一考量,我在協會看到了溝通表達、經驗分享、互相學習的發酵力。」 辦活動的場合,蔡啟海老師拄著枴杖,不停忙動得有時臉色在發白,但我曾經在下課時分,走過愛心家園二樓左邊第一間教室,看見蔡啟海拄著鐵枴獨自在空了的教 室整理桌面、收洗畫筆,教室臨豐富公園那一面,有幾口窗,滿窗都是春天新青的樹綠,近的遠的深的淺的這綠與那綠之間,金亮亮的陽光滿滿泊碇,靜靜灑落。 夢再生夢 這一幅劉偉傑「抖動的筆根本找不到重心」,這一幅劉珆劼「肌肉萎縮,每一筆都需要人扶他的手放在畫紙上,一小筆一小筆完成」,這一幅「用手指畫的」……, 「台灣畫話協會」的畫展、每一幅畫背後都有一則故事,比你所能想像還要艱辛、還要難為、還要奮發的故事;關於無望與提升,用盡自我願力也不保證一定能逆轉 勝卻仍在猛力扭轉,一種最真實可感的生命故事。 等待果陀,果陀會來不會來?一條荒路,兩個一再等待的人……,管他的呢,懷有希望,至少可以讓生命當下充實。 「身心障礙者獨特的語言與符號在藝術上反而是特色,在這方面他們與別人可以平起平坐。當好幾幅畫放在一起,人們一定會驚豔獨特不同的那幅畫,但一旦知道創作者是身心障礙者,不知為什麼,價值就打折扣了。」不記得那一個時空點,蔡啟海曾這樣告訴我。 如今,協會已開始稱職扮演起身心障礙者與社會之間良性溝通的平台,但蔡啟海的「不知為什麼」會消失嗎?一個人的能力是不足夠的,協會的力量會具體實質得多,但一個協會就夠了嗎? 何必說,社會比協會大,無形的價值觀更甚於一切有形,只是,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們該期盼,如果社會上多幾個蔡啟海老師就好了,或者,就從小小的一個人的有限去出力,去靠近與理解,就算是和蔡啟海同一國了。 行動不方便,還要走辛苦的遠路,朋友們都說他用熱情在創造毅力,我則讓那個春日黃昏的偶然一瞥常放在心頭,他收洗畫具不快速但很熟練,就著那一窗漾著光的新綠,那一剎那,我看見了承擔。 生命這事兒很微妙的,一旦理解,對有些人而言,就無法選擇閃避。 二○一二年還沒過完,動力滿到怕會破表的蔡啟海已經孵夢、築夢、圓夢,夢再生夢。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16: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2012/10/10

師徒上

作者:石德華渾身動力滿格 當他告訴我民國一百年底,想以學生創作的一百幅畫開畫展的時候,我聽聽而已。當時麻園頭溪兩畔的欒樹從紅轉褐,時序已近十一月,而他的學生,是腦麻、自閉、肌肉萎縮、身心殘障的族群,作畫的難度比一般人高太多。 有夢最美,我當然相信他的夢想一定能達成,但是夢要築,有時甚至要孵,都得需要時間醞釀,沒想到才剛過一百年,我接到他的電話,掩不住的興奮從電話那頭一路燃燒過來:「一月十五日早上,我們要在大業藝能館舉行開幕茶會,請你來參加。」 我去了。嬌豔花彩團團簇簇,二○一二年第一場忍不住的華麗春光噴濺潑灑。《百年百幅花卉創作展》,以「花」為主題,三十位身心障礙畫者參展,大部分作品雖 只有A4大小,但透過濃豔大色塊構圖、畫不直的抖動線條、逆筆向上的著色、小點隨機散落堆疊等等特質,觀畫人輕易就能體會創作者勉力克服身體上種種限制, 藉由藝術形式噴薄而出的強悍生命力。 「台灣畫話協會」當時還只見聲尚不見影,這場畫展的策展人是協會籌備主任委員,拄著小兒麻痺鐵拐,忙進忙出的他。 不到三個月,我輕藐的聽聽就好,他已經以超強的執行力,讓一場厚實的美夢燦然成真。 五月底,「台灣畫話協會」正式成立,畫展一場又一場,八月二十六日起連續一星期,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舉辦《關懷生命、美化心靈》系列活動──重度障礙、多重障礙者及志工老師藝術創作展,策展人「台灣畫話協會」會長,還是他。 當他發現腦性麻痺學生,無法像肢障學生般,能穩定地一板一眼畫圖,他便立刻改教他們油畫,讓理性的線條轉為感性的色彩呈現;當他發現腦性麻痺學生無法畫直 線、矩形、圓形等幾何圖形,他便教他們電腦繪圖,讓電腦成為腦性麻痺者另一支穩定的手臂;當他發現對重度腦性麻痺學生而言,一般滑鼠或搖桿的操作裝置無從 派上用場,他便研發特殊設計的輔具;當他發現有學生重病到不能上課,他就透過網路遠距教學;當他離開校園,他便擔任志工四處教授繪畫,並成立協會有機能的 鼓舞身心障礙者一起從事圓夢創作行動。 因應問題、迎接挑戰、創造可能,他,蔡啟海,彰化和美仁愛實驗學校退休美術教師。渾身動力滿格的特殊教育工作者,他從不聚焦學生的障礙,他只看見學生的能力,他說:「一個也不能放棄!」 深度的生命交集 幾場協會畫展的開幕茶會,有「啄木鳥畫家」之稱的黃羿蓓都在現場,以頭杖繪圖,落筆流暢,神情自信篤定。她是蔡啟海多重障礙的學生,有高度的求知學習意願,但語言無法清晰表達,手與腳都無法拿筆作畫,情緒如地底熔漿找不到絲毫出口,苦悶抑鬱到曾經用輪椅去撞人。 觀察到羿蓓的眼睛很專注,全身最穩定能控制的唯有頭頸,於是蔡啟海用塑膠管、魔鬼氈製作簡單的頭杖,請她試試看像啄木鳥尖嘴啄樹一般,以頭運作套在塑膠管 的畫筆作畫,練習過程的辛苦,讓羿蓓好幾度哭泣,是老師的鼓勵讓她一遍遍抹去眼淚,她不斷告訴自己要忍耐,五個月後,黃羿蓓完成第一幅風景作品,二○一一 年七月,她獲得「光之藝廊第二屆徵件比賽」創作組佳作。二○一二年五月,羿蓓應邀到上海訪問,繪畫讓她走出心門、家門,以及國門。 如今的羿蓓常帶笑容,在公眾場合落落大方,從繪畫獲得極大的成就感,在她身上印證出生命的無限可能,也讓重度障礙孩子看見自己的附加價值。 每一場畫展,施宏達幾乎都隨著蔡啟海老師親臨現場。他的繪畫技巧一直在進步,連神情外貌都變得清朗開心。 他是個內心很多感受但表達極困難的腦性麻痺者,仁愛學校畢業兩年,在家不是睡覺就是一整天毫無目標的對著電腦。起初他對繪畫毫無興趣,蔡老師用Skype鼓勵他走出家門,在Skype裡一步一步教他如何申請復康巴士來到愛心家園。 施宏達從此開始藝術創作,礙於手部的詰屈,他的第一幅畫只能是色塊塗滿式的構圖,一個多月後,他已能準確畫出小點對稱排列,他是個有想法的人,繪畫富有獨特性,「若跟人家一樣就不叫作創作」,蔡老師的這句話一直激勵著他。 他的手大幅度抖動,每一下筆都全神貫注用盡力氣,像在對生命作孤注一擲的絕地大反撲,蔡啟海接著又說:「施宏達全身痙攣,緊繃僵硬,總是好不容易讓畫筆落下,但你可以看到一落筆,他的肌肉就逐漸在放鬆。」 施宏達目前正在將自己的生命歷程用文字記錄下來,並且希望能用電腦和畫畫結合做出更美麗的作品,「老師相信我以後畫的會更好」,這是他不疑不渝的信念。 「這樣不知道是個怎樣的人」,施宏達曾用這樣的句子形容自己,現在他則這樣說:「若自己看自己沒用就糟了。」 師徒三人 楊中豪也回到協會,重拾擱停了二十年的畫筆,專心認真的作畫,一個月可以畫出五幅好作品,他停格住電視新聞裡蔡啟海老師指導黃羿蓓作畫的畫面,拍成相片, 用彩筆依樣畫下,這幅畫取名為《師徒》。在我眼中,畫裡的羿蓓可以是中豪,中豪與羿蓓可以是下一個蔡啟海,這幅畫溫馨標註著他們師徒三人,生命之間彼此的 映襯與互滲,那極其細微可感的動人因緣。 三十年長長的特教生涯,蔡啟海為學生作過太多實質性的幫助,包括用各種方式提升他們的內在精神和生活的品質,因為他與身心障礙學生們不僅僅是近距離接觸,他們根本就是深度的生命交集。 一個年輕人身體受困窒,心智卻清明如常,離開高中校園後,每天在家睜開眼睛就看著天花板,生命一無出路,你,認為該怎麼辦?當這個社會名嘴專家充斥,不實 際的主張虛浮存在,工作團隊一組一組成立、開會、提計畫、報經費的時候,蔡啟海早已延伸在學校時土法煉鋼的為學生設計輔具的精神,進一步使用科技輔具新知 與人性化教育理念鼓勵學生從事藝術創作,他不斷強調藝術治療的重要,繪圖比言語更容易表達,更容易取得成就感,障礙者藝術才能的呈現一定能帶起生命的健全 發展,和靈魂的撫慰安頓。 (待續)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16: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2012/10/06

介面

和死亡並肩的滋味究竟是什麼? 朋友相偕一起老,和三位好友相聚,話題多了些回望的心情,以及下一步告別的準備。一個篤定要植葬,一個已買下父母的房子回到出生原點居住,骨灰會就近和父母放一處,一個是基督徒,家族墓園在韓國巨濟島,我會和丈夫的骨甕放一塊,一輩子,跟慣了。 後事,告別,陰與陽的介面。 禮儀師是穿梭這介面固定的巡禮者,司禮如儀是應盡的責任,但心坎一定會有特別鮮明的記憶,如黑衫襟領別上的那枚亮黃。楊會長記起名導演李安四兄弟,為父親李昇校長舉辦的告別。 結束告別典禮,午後,他們乘遊艇出安平港到台灣海峽外海三十哩處。西向中原故土,將父親的骨灰包裹放進海上,包裝紙逐漸浸潤濕透,緩緩下沉,李安四兄弟在 船尾,一起目送父親,李安拿出自幼父親送他的洞簫,對著海天吹奏一曲〈秋水伊人〉,簫聲拂過大海扶搖升霄,往者、生者全在亞熱帶海域陽剛夏季無一渣滓藍的 包覆下,往者生命一如碧海藍天的瀟灑壯闊,無垠無際,照應著告別式遺照上李昇先生親書的行草〈出師表〉,並不認識李昇先生,但那一刻,楊會長彷彿可以遙見 李昇先生一生嶔崎的風範與志事。 紀媽咪又是另一樁難忘。婆婆往生二十四小時即入殮火化,她沒舉辦告別式,在家中布置簡單的小靈堂放置婆婆的骨灰甕,歡迎親朋好友們想來就來,相見時,她拿 出婆婆六十歲之後的生活相簿集錦,與親友一同翻閱與憶往,照片上的婆婆,衣著端麗,笑容可掬,在在顯得神安氣足生活安好,每一張照片都有可親可訴的話題, 然後,紀媽咪會帶領來訪者誦讀《父母恩重難報經》,用近距離的溫暖互動,完成真情的追思。 和死亡並肩的滋味究竟是什麼?孤獨是死亡本身還是因為斷絕紅塵?在那一刻來臨之前,我喜歡尋味各種告別的儀式,也許,死亡只是深深一嘆,但氣息游絲的纖末,我仍喜歡一星金澤閃滅;今生最後的暖意。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16: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2012/10/06

介面

和死亡並肩的滋味究竟是什麼? 朋友相偕一起老,和三位好友相聚,話題多了些回望的心情,以及下一步告別的準備。一個篤定要植葬,一個已買下父母的房子回到出生原點居住,骨灰會就近和父母放一處,一個是基督徒,家族墓園在韓國巨濟島,我會和丈夫的骨甕放一塊,一輩子,跟慣了。 後事,告別,陰與陽的介面。 禮儀師是穿梭這介面固定的巡禮者,司禮如儀是應盡的責任,但心坎一定會有特別鮮明的記憶,如黑衫襟領別上的那枚亮黃。楊會長記起名導演李安四兄弟,為父親李昇校長舉辦的告別。 結束告別典禮,午後,他們乘遊艇出安平港到台灣海峽外海三十哩處。西向中原故土,將父親的骨灰包裹放進海上,包裝紙逐漸浸潤濕透,緩緩下沉,李安四兄弟在 船尾,一起目送父親,李安拿出自幼父親送他的洞簫,對著海天吹奏一曲〈秋水伊人〉,簫聲拂過大海扶搖升霄,往者、生者全在亞熱帶海域陽剛夏季無一渣滓藍的 包覆下,往者生命一如碧海藍天的瀟灑壯闊,無垠無際,照應著告別式遺照上李昇先生親書的行草〈出師表〉,並不認識李昇先生,但那一刻,楊會長彷彿可以遙見 李昇先生一生嶔崎的風範與志事。 紀媽咪又是另一樁難忘。婆婆往生二十四小時即入殮火化,她沒舉辦告別式,在家中布置簡單的小靈堂放置婆婆的骨灰甕,歡迎親朋好友們想來就來,相見時,她拿 出婆婆六十歲之後的生活相簿集錦,與親友一同翻閱與憶往,照片上的婆婆,衣著端麗,笑容可掬,在在顯得神安氣足生活安好,每一張照片都有可親可訴的話題, 然後,紀媽咪會帶領來訪者誦讀《父母恩重難報經》,用近距離的溫暖互動,完成真情的追思。 和死亡並肩的滋味究竟是什麼?孤獨是死亡本身還是因為斷絕紅塵?在那一刻來臨之前,我喜歡尋味各種告別的儀式,也許,死亡只是深深一嘆,但氣息游絲的纖末,我仍喜歡一星金澤閃滅;今生最後的暖意。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16: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2012/10/06

雲水書車-行動圖書館惠中寺募書及活動

 雲水書車-行動圖書館惠中寺募書及活動   惠中寺為迎接11/10日33部書車到台中於10/6日由中區總住持 覺居法師集合中區區副會長 洪金娥 及江峰平 ,陳碧月兩位區委員 督導長.會長.幾位幹部召開籌備會議 在大家集思廣義下討論活動內容有精采的魔術表演.活潑童軍折氣球.故事繪本館的紙偶戲.兒童敦煌舞.國小跳鼓陣---等等; 活動當日將邀請台中市首長及中市各校校長還有台中讀書會團體參加 ;活動場地已洽市府單位預定台中國立美術館於近日 住持 覺居法師將親自拜訪館長   惠中寺共募1萬5千多本好書 ,有兒童繪本 知識百科-兒童文學 中英文圖書---等等 ; 位在惠中寺附近的加州美語幼兒學校趙園園長因參加惠中寺法會,聽到住持 覺居法師宣導雲水書坊--行動圖書館募書案而大力響應 ; 趙園長認同 星雲大師辦學推動教育.文化.藝術.慈善的理念, 園方共捐中英兒童圖書57箱 支持雲水書坊駛向偏鄉的服務 惠中寺義工與書車司機從8月中旬熱心投入圖書整理工作 將來自十方捐贈書籍清潔修護 ,期望毎位兒童讀好書做個三好兒童,實踐三好人間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00: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雲水書坊行動圖館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