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惠中部落格

【惠中部落格】

 

2014/05/05

潤生

 文/石德華LINE出現一樹枝黑花燦的緋紅櫻,紅豔豔的被窗框得剛剛好全滿,就在惠中寺一大面向街的明窗外。下頭聊天寫著:「我們家的櫻花。」之後她遇到人就興高采烈補強:「你有看到我LINE給你的櫻花嗎?不是哪個名勝的,是我、們、家的。」我是這樣被覺居法師引起興趣的。所以,那一日陪她上廣播節目弘法,我開車繞遠,特地載她經過春日小葉欖仁細細碎碎翠著綠著的麻園頭溪邊,導覽說著:你看一路從枯枝到點翠到滿樹綠的幼細的髮……她正低頭滑手機看資料,忙得一直沒抬頭,車行不止,我繼續說這兒水文極美,各色鳥兒都友好,彼此間也很愛恨情仇,她拿出待會兒上電台要用的稿子,在預習了,車轉彎往三民西路直駛,我好像還多說了什麼,後座的師姐好心應了一句:「老師,你真的──很浪漫!」快到了,她理衣襟收稿子放手機還看了一下表,吼,時間掐好的,不會讓我們遲到啦法師,可是,那個看見窗外春天,被櫻紅暈染笑靨的,不是你嗎?想起剛剛約她三點半出發,她行色匆匆三點十五分才趕回寺,我可以預見,待會兒上廣播結束,她八成又得立馬趕赴下一樁事,這一向就是我對她的熟悉不是嗎?她的行程通常是這一件正ING,下一件已經就緒在等待,而她總是集宇宙之全力投注在眼前之一瞬去完成當下事,起步,再往下一樁。就這二年,明明辦完迎佛牙舍利、佛陀巡境、兩岸文化遺產節、三萬人禪淨法會等等大型活動,且中小型活動不計其數了,但我還是會看見活動前布置場地,身為住持的她親自在幫忙直線對桌椅,會看見法會開始前,她一人在廣場走右走左目測壇場物件擺設的角度,我也看過無數次她站在接待櫃檯親自接電話,當然,很多人來到惠中寺都要找她訴心事求開解,隔壁水果行老闆娘那天來找她,直接就說是來拿「藥」,拿一帖佛法的藥。太多事要她去做。她曾敘述有一對兒女都在國外的老夫婦,生了病就是八十幾歲的在照顧七十幾歲的,「可是」,她唏噓著說,「我難有辦法去陪伴每一位老人家呢。」那滿枝櫻紅,絕對是潑飛綻亮在這事與那事之間的一個剛好,被她一抬眼驚豔撞見,立即低頭迅速滑手機,傳送,在她褐黃衣角飄動揚起的剎那,然後,她已經走進下一件事。也或許,她本性是照見櫻紅那一瞬,但人生不就是這樣嗎?走著走著,風景及路況都大不同了,一路成就了許多事,就是沒留一處讓本性安頓舒展的空間,頂多只能讓它在山壁巖間迅速一抹光影掠閃。不見得那段路那片坡就是陡轉的關鍵,但十多年前那件事,一定有分量。那一年,九二一大地震。當時她是草屯禪淨中心的住持,草屯,近震央。她天天帶著大家深入餘震不歇的危險地區救災,眾生受苦的臉歷歷,生死如此臨身迫目。每天晚膳時間,來支援的依空法師總要一一細睇救災回來的他們的臉,因為明天出發,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他們。這場大地震刷新台灣人的天災經驗,也確定了一位年輕住持與眾生之間今生的位置,她不只身處眾生之中,她一定要供給眾生實質而有力的幫助。弘法、禪修、慈善、公益、人間佛法的實踐之外,她明白人文柔而緩的巨大力量,推動惠中寺成為文化、教育、藝術多元的文教中心,在惠中寺社大開文學課,盡己之力是我的本分,但我同時也知道,如果學生剩二個她也會支持我開班,如果只剩一個,她會自己來報名。這法師是夢想家兼實行者。願與力交相乘,三年後,一幢人間性非常強的新惠中寺將在新址應願誕生,內有可容二千人的大殿、一千五百人的國際會議廳、優質的表演場所,以及穿透性極強的樓頂戶外禪堂,除了弘揚人間佛教,這兒更精確的定位是全台中市民的惠中寺,台中國際化,惠中寺同步,全寺資源由市民共享。覺居法師規畫寺院會種四季不同的花樹,供市民在花下泡茶聊天,她說來到惠中寺,因著不同的四季風貌,花下的人們也許會有不同的對話。那麼,細密交織許多人最美好的世間記憶,位於城市都心的舊惠中寺會如何?在事與事之間奔波,身為住持,她真的非常忙碌,但她沒忘記她說過的。她無法陪伴每一位老者,所以舊惠中寺將成立一所老人日託中心。寺門第一次不寧靜,最近有人在惠中寺生事,住持為此三天三夜不成眠。「居士是疾何所因起?……從痴有愛,則我病生。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眾生得不病者,則我病滅。」去電台那天回程,我向她請益《維摩詰經》一句為什麼菩薩為眾生要入生死?她回我無情是最高境,但為眾生,得留愛潤生。我懂,修行在人間,在人間就還是得有些痴有些愛,帶著眾生的病一起修行。這次換我LINE她,要做更大的事,得應更多的變。窗外緋櫻已落,葉影參差,參政治一如參禪,法師,為眾生,是夢想家兼實行者,仍可以拈花微笑。•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00: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2013/01/03

心似風雨

作者:蔡招娣想知道我的心 去問風 去問雨 去問清晨墜落一地的黃槿 我們曾離別在生死輪迴的巷口 才一轉身 卻已然在生命之河遊歷過千回 當浮光鑿啟生生相遇的誓約 泊靠在寂寂紅塵岸邊 你已非你 我亦非我 別再問我命運該如何開始 我只求再次的相逢 能悠長平凡 雖然我依稀聽見 離別的哀歌已輕奏在不遠的前方 多麼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 當你想起 請記得仰望天邊的星辰 那是我用千年珠淚串成的等待 是我傾注一切所有 奮力灑向夜空的顆顆晶瑩 只為照亮你前往來生尋我的路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16: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2012/12/29

藍屋頂

作者:石德華坐fen的車往埔里馳去,她說起成研所學姊玟萱與男友澤銘一起構築咖啡民宿愛與離別的故事,「快看,那上面就是他們的藍屋頂!」車行不止,我聞言猛然回眸,來得及一瞥埔里鎮郊半山腰,鬱綠山色裡的一隅海藍。 借到玟萱的著作細讀。藍屋頂尚未竣工,澤銘就因胸腺癌去世,大家都勸玟萱釋放兩人的原本與最初,賦予藍屋頂新的建築意義吧,但玟萱絲毫不想將藍屋頂當成一 棟新的建築,她讓它成為一種延續,完成藍屋頂是她守護他們愛情的方式。二○○八年,民宿迎進第一批客人,它的全名是「藍屋頂──想念」民宿。 透過文字,我感受得到玟萱心思的細膩靈活,是個很擅長化重為輕抹過世間所有艱辛,深恐驚動別人的女子吧,這樣的人,當確定的時候就有著驚人的不移動,她的論文定題:逆光回憶──失去摯愛者對信仰力量的反思,而比論文要早出版的這本書,書名叫作:《失去你的三月四日》。 澤銘生病九年,不入院作治療的時間,他一直從事原民偏鄉教育工作,最樂於奔波在原住民部落之間,提供他最精擅的自由軟體教學,仁愛國中同事說他,溫和沉 穩,再匆忙的人看見他,心裡就覺得安定,說他很怕麻煩人,卻總能看見別人良善的一面。澤銘和玟萱是靈魂的知己,藍屋頂的規畫與實踐簡單,只是因為「玟萱想 要一間地中海風格的家」。 最後那一刻,在家人與玟萱的陪伴下,澤銘自己拔掉氧氣罩,安靜的離去。「天使走過人間」,玟萱這樣形容澤銘三十五歲的一生。 失去了動力,不斷堅強與不斷脆弱,笑與勇敢是真實的,淚崩與孤單同樣也是,失去守護者的人,常會感到不知道該回去哪兒的虛茫,但走出來與沒走出來很重要嗎? 是一直在走才重要;處理悲傷,我懂玟萱說的「我會有我的時間」。 悲傷、思念、死別,一定有比外人看得見的更深邃的記憶面相與發生意義,失去,有時反使生命充滿力量,死之豐富性與生無異。 五年過去,玟萱在不在埔里一點都不重要,她會因愛而安好,「藍屋頂──想念」民宿仍在,那一星藍光與我回眸的青睞碰撞輕爆那剎那,已一起落在無盡時空,迴旋流轉不已……。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16: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2012/11/10

粉紅

文/石德華 婉柔是個攝影師。 她的人和名字落差很大。素顏,布衫服,很真實自然,拿起相機可以上山下海,藝術家兼行動家。 她最近參加勵馨基金會辦的「台灣女兒節網路攝影比賽」獲得「評審特別獎」,作品拍的是她先生和大女兒怡然,爸爸穿大紅衣裳,怡然穿粉紅衣裳,並肩躺在鵝鑾鼻燈塔旁一大片如毯的綠茵上,兩人都伸長一隻手,食指指向天空。 照片名叫〈想念天堂〉,作品說明是: 作者:石德華 在國境之南,怡然姐姐和爸爸躺在草地上,跟天上的怡宸妹妹 說,很想你,永遠愛你! 怡宸妹妹,婉柔的小女兒,唇顎裂,心臟功能受損導致生長遲緩,染色體異常的罕見疾病愛德華症。百分之五十的愛德華氏症寶寶在出生前死亡,即使出生也很難活到一歲。 婉柔躬親照顧女兒,搖身一變,成為三年多不出家門的宅女。長期照顧的壓力讓她累到想哭,她曾跟朋友說廁所上到一半,聽到怡宸在吐,真不知該上完還是縮回去?「這不是開玩笑,是實情。」 怡宸妹妹三歲四個月離開人世。婉柔用她今生最熟悉的姿勢襁褓著女兒到火葬場,禮儀師鄭弟兄從車上拿下一具粉紅色小棺木。 粉紅緞面完整包覆一百公分長的小棺,周沿圈著百褶花邊,左右下角,各綴有兩朵蝴蝶結。鄭弟兄平和的說:「我女兒之前也用同一款」,他女兒十七歲,死於紅斑性狼瘡。 婉柔說,她心中好大的空塊,只覺剎那間全被補足,因為她的悲傷,眼前這個人曾真實經歷過,她與這位禮儀師的偶然逢遇,竟好似神旨安排。 怡宸樹葬在大坑。婉柔又開始四處旅行,手中相機咖嚓個不停,用照片和影片記錄生活裡的點點滴滴,從前她曾想過如果怡辰能開口,所說的第一句話會不會是「媽媽我愛你,你辛苦了」,怡宸離開後,她反而沒多想什麼,只是,想念,常從生活的罅隙隨時溜出來。 生命中有了這三年四個月,婉柔深刻體會,價值完全不必來自外在事物的賦予,它在於你曾經如何因應生命而產生的自信。 至於那百褶花邊粉紅緞,多麼適合溫柔呵護世間所有早夭的可愛女孩啊!對怡宸竭盡心力的愛,在最後這一刻,被圓滿的體貼著,她說:「人生真的需要這樣的剎那。」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16: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2012/10/11

師徒下

我讓那個春日黃昏的偶然一瞥常放在心頭,他收洗畫具不快速但很熟練,就著那一窗漾著光的新綠…… 協會帶起良性的發酵 二○一一年夏天,蔡啟海從彰化和美仁愛學校退休,來到台中愛心學園當志工,愛心學園特地提供場地讓他教畫。二樓左邊第一間教室,就是他每星期四下午的教畫空間,他主動提供畫筆、顏料、畫板、畫紙等作畫材料。 不久,每星期二,他去到潭子的田心香草花園,同樣從事對身心障礙者提供的藝術療癒,然後,又多了伊甸基金會的據點,最近,每星期一,在台中文創園區的求是書院,也可以免費跟著他學畫,「據點多一些,可以讓行動不方便的人就近選擇。」蔡啟海這樣說。 二○一二年八月這場《關懷生命、美化心靈》畫展,清楚看得出「台灣畫話協會」一路茁壯的履跡,協會帶起家長的參與感與凝聚力,一次一次作品的呈現,也讓這些身心障礙孩子的能力真正被肯定。 小孩到畫室,總是父母固定相送甚或相陪,有了作畫的共同話題,交集不至空洞僵化,加深了親子間彼此理解的程度,而協會更常常帶著學員全家一起參與社會活 動,所以蔡啟海老師欣慰的說:「能不能創作出作品並不是第一考量,我在協會看到了溝通表達、經驗分享、互相學習的發酵力。」 辦活動的場合,蔡啟海老師拄著枴杖,不停忙動得有時臉色在發白,但我曾經在下課時分,走過愛心家園二樓左邊第一間教室,看見蔡啟海拄著鐵枴獨自在空了的教 室整理桌面、收洗畫筆,教室臨豐富公園那一面,有幾口窗,滿窗都是春天新青的樹綠,近的遠的深的淺的這綠與那綠之間,金亮亮的陽光滿滿泊碇,靜靜灑落。 夢再生夢 這一幅劉偉傑「抖動的筆根本找不到重心」,這一幅劉珆劼「肌肉萎縮,每一筆都需要人扶他的手放在畫紙上,一小筆一小筆完成」,這一幅「用手指畫的」……, 「台灣畫話協會」的畫展、每一幅畫背後都有一則故事,比你所能想像還要艱辛、還要難為、還要奮發的故事;關於無望與提升,用盡自我願力也不保證一定能逆轉 勝卻仍在猛力扭轉,一種最真實可感的生命故事。 等待果陀,果陀會來不會來?一條荒路,兩個一再等待的人……,管他的呢,懷有希望,至少可以讓生命當下充實。 「身心障礙者獨特的語言與符號在藝術上反而是特色,在這方面他們與別人可以平起平坐。當好幾幅畫放在一起,人們一定會驚豔獨特不同的那幅畫,但一旦知道創作者是身心障礙者,不知為什麼,價值就打折扣了。」不記得那一個時空點,蔡啟海曾這樣告訴我。 如今,協會已開始稱職扮演起身心障礙者與社會之間良性溝通的平台,但蔡啟海的「不知為什麼」會消失嗎?一個人的能力是不足夠的,協會的力量會具體實質得多,但一個協會就夠了嗎? 何必說,社會比協會大,無形的價值觀更甚於一切有形,只是,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們該期盼,如果社會上多幾個蔡啟海老師就好了,或者,就從小小的一個人的有限去出力,去靠近與理解,就算是和蔡啟海同一國了。 行動不方便,還要走辛苦的遠路,朋友們都說他用熱情在創造毅力,我則讓那個春日黃昏的偶然一瞥常放在心頭,他收洗畫具不快速但很熟練,就著那一窗漾著光的新綠,那一剎那,我看見了承擔。 生命這事兒很微妙的,一旦理解,對有些人而言,就無法選擇閃避。 二○一二年還沒過完,動力滿到怕會破表的蔡啟海已經孵夢、築夢、圓夢,夢再生夢。

....繼續閱讀

user 發表於 16:00 │回應(0) │ 記事分類: 藝文園地

1 2 3